To Sherry

我知道你会理解我的感受,因为我全心意地诚实地爱你。我这样想着,慢慢觉得累了。我想我该睡觉了,所以我写完这封信去睡觉。希望你能记住我是一个亲密

即刻帐号被封禁有感

今天即刻帐号被封禁了。这黑名单还是基于硬件或者IP(或者大胆猜想一下,基于“身份”,即中国每个合法公民只有一个的ID number),因为在使

读《我的几何人生:丘成桐自传》其二

看别人学数学、做数学,犹如看别人谈恋爱、做爱,远远比不上自己去做来得快乐。真正的快乐发生在创造的过程中。

读《我的几何人生:丘成桐自传》

我一直以为丘成桐是“学阀”式的标准刻板印象人物。 是什么时候形成这种印象呢?大概是看到Brian Green在the elegant universe这本书里写

《海边的卡夫卡》半程阅读笔记

这个故事仿佛无甚新意。主角被父亲预言说“总有一天你将要杀死自己的父亲,并与母亲和姐姐交合”。这不就是《俄狄浦斯王》中的情节吗?就连小说中大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