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hello-world程序是如何被clang/llvm编译的

这篇文章是我学习clang/llvm的一个总结。 clang的架构 编译原理课程上会讲,一个编译器大致分为分为词法分析、语法分析、语义分析、中间

给未来几何和拓扑学家的阅读建议

“你们的事业的成长,应该像一棵树的成长一样,应该是顺其自然、无间断和全面的。我希望你们的根能够在这个学院的肥沃土地下面尽量深入,以使你们的树

社交平台的权力边界

今天即刻帐号被封禁了。这黑名单还是基于硬件或者IP(或者大胆猜想一下,基于“身份”,即中国每个合法公民只有一个的ID number),因为在使

读《我的几何人生:丘成桐自传》其二

看别人学数学、做数学,犹如看别人谈恋爱、做爱,远远比不上自己去做来得快乐。真正的快乐发生在创造的过程中。

读《我的几何人生:丘成桐自传》

我一直以为丘成桐是“学阀”式的标准刻板印象人物。 是什么时候形成这种印象呢?大概是看到Brian Green在the elegant universe这本书里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