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《我的几何人生:丘成桐自传》

我一直以为丘成桐是“学阀”式的标准刻板印象人物。

是什么时候形成这种印象呢?大概是看到Brian Green在the elegant universe这本书里写到他打电话向丘请教某个关于弦论的猜想,被丘断然否定,结果Green和合作者却证明了这个猜想。

大概是看到丘成桐和杨振宁关于建设超大型对撞机的论战,觉得丘咄咄逼人、好大喜功。

大概是经常在新闻里看到丘成桐批评这个批评那个的言论,经常是他批评什么什么弟子“数学功底不行”。

这不是小作文里欲扬先抑的套路,这的确是我对丘老实在的印象。

然而我不得不说这本书对我帮助很大。我得以近距离看到一个世界一流数学家是如何成长的,是如何看问题的,他获得了什么机遇,他有什么特质。

之前看《希尔伯特:数学世界的亚历山大》也有类似的感觉。只是希尔伯特时代的数学世界离我已经比较远了。希尔伯特成长过程中发展的数学,关于不变量,关于公理化几何,不是我真正感兴趣的。他关于代数数论的工作是我真正感兴趣的。但我现在的兴趣在几何和拓扑上。

自传里最有趣的是记载了很多轶事。例如1971年丘成桐参加保卫钓鱼岛的学生运动,在这期间他去看望生病住院的陈省身(陈是他的导师)。陈劝他不要搞学生运动,因为“人生不外名与利,学生运动两者皆不达”。于是丘意识到导师与自己价值观不同,但导师是在为自己考虑,“即使价值观不同,我也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”。尤其有趣的是一个微信读书朋友的评论:“ 人生不外名与利, 学生运动两可达。 问今太祖自何处, 湘地学运展锋芒。”

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。